愛をしてる 愛をしたい

那…………不是,别成天批评人开车的遮住名字根本看不出谁是谁了,看看你自己写的非原作向同人的遮住名字肯定也看不出来你写的谁信不信

都怪这个输入面板,害得我一点打字的欲望都没有了呢(不只是你脑子里没墨)

姑且先零零散散记一些一周白眼事件

1、对于管x玉专开上帝视角对已被销毁档案的历史事件发表独到见解并一副老师我学问可深了这些人这些事背后水可深了你们想象不到的黑暗哦我不能和你们多讲你们年纪小没有辨别能力好好听着并换上老师好biangbiang的表情就好的事件

2、关于管x玉要求蓝笔手写五千字分析,并说明蓝笔是为了防止你们拿别的同学写好的复印,别看老师很厉害但完全分不清手写和复印的区别哦的事件

3、关于管x玉种种没文化硬装逼乱用成语把沧海一粟的粟读成li的事件

4、关于宿舍小公举又双叒叕和她的贱人好闺蜜闹翻啦的事件

5、关于小公举的贱人好...

每次看到文圈撕都想到王小波的那句“所谓文学在我看来就是: 先把文章写好看了再说, 别的就管他妈的。”相当混沌邪恶了。


大多数时候我真的不觉得我们是朋友
把我拉回群里干嘛啊,看你们互相寄零食?
那位在我最痛苦的时候给我扔刀子(虽然他本人没意识到)的事我得记一阵子仇了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周末找到完全自杀手册,看了些后感觉意外的正面:活着就好好活,至少知道有死这条退路
这样想想还挺减压……

假设我们七八个一同走进电梯,电梯超载,出去的肯定是我。我在我那群朋友里找不到一丝归属感可能很大原因是也把自己视为第一排除项,但事实的确如此。

突然想起两年多前某同学的葬礼,冬天,郊外墓地,杂七杂八堆着的石碑,地上是脏兮兮的作为墓地装饰的假花,挖一半的墓地,还有家里头带着白布的长辈,都是年老丑陋市侩的。
很奇怪明明是事故身亡的人,为什么她爸爸妈妈和奶奶哭坟的时候说你回来我们不要你学习了只要你回来。

风真大啊那天,吹的脑仁疼。
也是我冒出死后绝对不想那样的想法的开始。
不想死后在半完成的满地石沙的墓地下葬,不想一路敲锣打鼓,平均年龄六十的市侩亲属头戴白巾操着方言哭坟。
同学身亡下葬给我带来的触动很大,并非因为看到这些被有感触从此珍惜生命,而是死了以后要变成那样的话我还是活着吧。

好了一阵子又开始了……册那

想想去年这会我痛苦的要死要活还被那谁说冷漠无情呢

1 / 4